▶月奏璃。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感情潔癖患者。
▶填坑速慢更新不定--或者根本不更新(乾)--

*TRHP / 犬狼 / Gramander
*凱源/千文
*葉藍 / 喻黃 / 包羅 / 周翔
*青黃 / 火黑
*大菅 / 影日

【黑子】三題:糖果、血、憤怒。(青黃)


他們兩個的初次相遇是在黃瀨的一次表演上。

帶著傷的青髮男子闖進了包廂隨後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黃瀨淡淡掃了一眼自己寬大的袖口上沾上的些微血漬幾不可見地皺了皺眉,要一旁準備將人拖出去的人把他送進自己房間。

紙門闔上,清脆的歌聲再度響起。

-

黃瀨一臉疲憊地拎著一個醫藥箱回到房裡。

他每天唯一的工作雖然就是晚上的表演,但好幾個小時的演唱也消耗他不少力氣。

拉開自己房間的紙門,他看見那個皮膚黝黑的男人正試圖從鋪得整齊的被窩裡坐起來,一臉警戒地看著他。

「你要是不想傷口裂開就繼續動啊。」空腹了好幾個小時血糖過低的他有點暴躁地白了對方一眼,偏偏晚上給他送宵夜的友人早上出去了明天才會回來,要不是擔心這家伙失血過多死在自己...

【全職】三題:感冒、吻、刷Boss。(喻黃)

我喜歡三題,只是沒有題目只能自己想有點悲催——三題這種東西不就是因為會出現神秘的題目才會有趣的嗎!

第一次打喻黃各種OOC請見諒。w

*繁體字注意。


*喻黃同居設定。

*黑掉的喻隊注意。

-

黃少天感冒了,就在說好要幫藍溪閤搶BOSS順便把真•BOSS葉修一起幹掉的前一天。

喻文州無奈的把又一次從被窩中逃脫的人塞回去。真是的,明明都已經燒成這樣了怎麼還是一心想著榮耀呢。

「少天,不准再讓我看到你離開被子或是接近電腦。」用濕毛巾擦拭著對方的額頭試圖降溫,喻文州在去浴室沖洗毛巾前彈了黃少天的額頭警告道。

「唔痛、喻隊你不可以這麼不通人情我已經跟藍溪閤的說好要一起把葉修那個混蛋輪整晚了!」黃少天淚眼朦朧地摀住被攻...

前幾天上課想到的嗯。

「就你啦。上吧,小藍同志。」

「上你妹、你以為這是口袋怪獸……笑毛笑啊!」

藍河在我心中大概是長這樣吧,就目前的定位(?)來看。

被葉修各種TX之後會炸毛的可愛孩子XD

也許之後還會變,等到哪天寫了篇葉藍文出來跟現在差得遠兒了也說不定。

      2/2